麟猫

情敌说他控制不住他自己


蛇精病脑洞一发完,如果你们看出了二八二,那是因为我在B站吃了安利。

本质还是一八,相信我,二爷只是个安静的美助攻。

 

1

齐铁嘴的手刚搭上二月红的肩,就感到一道冷冰冰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。他一个哆嗦,条件反射地想收手,抬眼却看到了二月红黯然神伤的表情。

于是齐八爷的手最终还是坚定又温柔地按在了二爷的肩头:“二爷,你还有我……”

身上的视线瞬间又降了几度,好像要将自己冻住。齐铁嘴偷偷地往张启山的方向扫了一眼,对方果然正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他,齐八爷只好不甘不愿地又加了一句:“……和佛爷……”


2

齐铁嘴一直对二月红有种莫名的好感,小时候最爱干的事儿,就是爬上二月红家墙外的那棵大树上,看二月红在院子里练戏。偶尔二月红扭头朝他坐着的枝头露出个笑容,齐铁嘴就能轻飘飘一整天。

九门人人知道他是二月红的铁杆粉丝,但也没人当回事儿,毕竟二爷的粉丝能绕长沙城好几圈。

于是齐铁嘴小心地怀揣着自己的那点儿心思,只做个个本本分分的小粉丝。

可是张启山却好像把他看透了。

大概是有次张启山照例找他去张府,被他用身体不舒服给推脱了,最后却被张大佛爷在二爷的梨园里逮了个正着的时候吧

张启山本不是追根究底的人,那次却非逼问他为什么装病。齐铁嘴只好实话实说:因为二爷今天有出戏是头演,怕去晚了错过了开场。

张启山黑着脸问他为什么不直说,齐铁嘴有点委屈:“哪次我不是直说,佛爷您哪次放我走了。”

自那之后,张启山似乎格外留意他和二月红的相处,只要他去红府待的时间久些,张副官就会莫名出现:八爷,佛爷有要事相商。八爷,佛爷有急事请您过府一叙等等……


3

齐铁嘴起初不明其意,后来红府遭逢巨变,张启山拉着他的手跟他说,我们要保护好二爷。

齐铁嘴心里一动:“你保护他,那谁保护……我?”

张启山特无奈地看了他一眼。

后来下墓,又听到张启山说,这世上只有我和你关心二爷了。

我和你……

齐铁嘴登时豁然开朗:原来佛爷也喜欢二爷啊,怪不得我每次和二爷一块儿,他就怪怪的……随即莫名又有点心酸:以前不知道我喜欢二爷的时候,你都护着我的,现在知道我是你情敌,就变成一起保护二爷了。

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……


4

张副官端着齐铁嘴塞给他的酒杯,目瞪口呆地听着齐八爷嘀嘀咕咕地抱怨,简直想拎了他的领子把他晃醒。

我认识的佛爷和你认识的是一个人吗?这个心系二月红又陷入和情敌齐铁嘴兄弟情谊两难全的男人是谁?

你是不是傻,是不是傻!

没错,八爷一向傻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喝了几杯酒压压惊的张副官终于能冷静下来了。

也就佛爷猪油蒙了心,整天把八爷带在身边,也不怕被传染。

“……八爷,还喝吗?不喝咱就去佛爷那儿吧?厨房里还给您炖着莲藕猪蹄呢。”

听到莲藕猪蹄,齐铁嘴更伤心了:"以前看星星看月亮的时候,还说八爷喜欢什么都让厨房给做,现在成了情敌,天天都是莲藕猪蹄……"

张家上上下下也早都吃腻了好吗!副官差点气结,还不是因为你八爷某次多吃了几碗,佛爷就给记住了,能不能长点儿心啊齐八爷!

忍无可忍的张副官一把拽起齐铁嘴塞进了汽车里。

5

将人带到佛爷卧室,张副官向张启山报告:“佛爷,八爷喝了几杯,这会儿酒劲上来了乖得很,我一路把他带上来都不带抵抗的。”

非常懂地加重了不带抵抗几个字。

张启山点点头,又看看迷迷糊糊只管傻笑的齐铁嘴:“把八爷扶到我床上去。”

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!


6

二月红看着赖在自己府里不走的齐铁嘴,感到莫名其妙。

老八这是和佛爷吵架了?一早顶着一脖子红印来我这儿,考虑过我的眼睛吗?

"二爷……"齐铁嘴欲言又止。

"老八,怎么了?是不是佛爷……"二月红试探到。

"不不不,不是佛爷!"齐铁嘴急忙摆手。

哦,那就是佛爷没错。二月红一脸冷漠。

“二爷,从墓里出来,你有没有感觉怪怪的……”齐铁嘴看着二月红。

“……怎么个怪法?”

“就有时候……感觉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?”

二月红刚想摇头,忽然一顿,脑海中警铃大作,这是一道送命题啊同学们!

“有……”二月红点点头,“老八,要是我现下对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,请你体谅。”他叹了口气,“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佛爷有什么奇怪的举动,那一定也是受了古墓的影响,你不要怪他。”

听他这么说,齐铁嘴低着头不说话了,也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。半晌,像是终于接受了现实,抬起头来:“二爷放心,老八一定找到办法救你们!”

二月红欣慰地点了点头。

齐铁嘴起身告辞,没走几步,突然一脸纠结地回头:“二爷,我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“你对不起谁?”

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张启山站在门口,视线从齐铁嘴身上,缓缓移到了二月红身上,又移回到齐铁嘴身上。

齐铁嘴见到他,脸霎时就红了。

张启山向他走近几步:“说,你对不起谁了?”

齐铁嘴红着脸一声不吭。

张启山冷着脸又走近几步,齐铁嘴避无可避,干脆一梗脖子:“我对不起谁也没对不起你张大佛爷!”

张启山满意地点点头,拽住了他的手:“跟我回家。”

齐铁嘴摇摇头:"我要去查你身体不受控制的原因。"

张启山盯着他,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小小的酒窝:"你有这份心就好,不急的。"


7

二月红眼睛好痛。

围观了全程的张副官走前体贴地给二爷关上了门:心疼二爷,二爷您辛苦了!今天,我们都是二月红……


end

评论(66)

热度(1037)